BTC-E美元实时行情Bitstamp美元实时行情BTC-E莱特币实时行情比特币中国实时行情

50亿美元的空气:李笑来/薛蛮子和ICO疯狂史

作者:网文 来源:转载 日期:2017-8-18 9:03:25 人气: 标签:ICO疯狂史 【打印】

 

如果不是门口歪歪扭扭地用粉笔字写着“找薛总 > ”,你很难确认这栋位于北京东北五环的僻静住宅,是曾经号称中国“第一天使投资人”薛蛮子的工作居住地。

粉笔字的尽头指向房子的后院 —— 从门口走进去,要穿过一丛茂密的花草,高度几乎到了膝盖。使人感到:这里似乎人迹罕至。但在后院,情形完全不同 —— 房间里已经有了七八个来客。有几位传统基金的投资人,与36氪的谈话中,新的访客也络绎不绝,都是来谈比特币、区块链、ICO( Initial Coin Offering,首次代币发行)的。

薛蛮子穿着一件蓝色T恤,面色红润,显得很兴奋。“孩子,看看这老头是怎么想的?怎么这岁数突然玩起这个(数字货币)来?老夫聊发少年狂,是不是有病?是发羊角疯呢?” 他笑起来,朝向另外一名投资人,创新工场的合伙人邱浩说,“你们不也想问么?大家一块聊聊。”

2017年7月6日,薛蛮子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与“比特币首富”李笑来的合照:两人坐在一张餐桌旁,薛蛮子搂着李笑来的肩膀,开怀大笑。上面的文字是“@李笑来 ,我终于找到争取财富自由之路啦!哈哈哈!”

不难理解投资人对区块链技术强烈的兴趣,这堪比“1990年代的互联网”。薛蛮子遇到李笑来,就像找到发现下一个Netscape之门。这个崭新的领域如此初级,真正专业的人很少,“我见不着徐小平,见不着雷军,nobody there。”他说,“像突然全世界点了菜,就我一个人挑,有这么好的事,我得赶紧去。”

一猛子扎进去的人先扑到的却是巨大的泡沫。

名人李笑来正被视为这场泡沫的制造者之一。作为“比特币首富”,李笑来先后投资和参与了多个区块链团队,同时也是多个ICO项目的发起者。

引起众人关注的是李笑来的壮举:他创立的一个名叫EOS的区块链项目,仅用了5天时间就在ICO平台上融到了1.85亿美元。7月2日,这一项目在相应的二级市场市值冲到50亿美元。

有人把它称作“50亿美元的空气”。

大多数投资者只知道ICO能在短时间内有30倍、50倍的涨幅,却连这是一个什么产品都无法搞清楚——李笑来的EOS几乎没有任何实体产品的项目,按照规则,这笔募集资金没有上限,而募集资金的用途也不甚明确。

攀上高峰后,它的市值在接下来的10天迅速缩水为原来的1/3——这让被套牢者哀嚎不止。很快,李笑来被认为制造了“庞氏骗局”,甚至坊间还传出他被立案的说法。

到此为止,你可能还不清楚我们在说什么。一切犹如梦幻。

没关系。我们假设你大致知道比特币是什么,那么你可以把ICO类比传统金融市场里的IPO,它是一些公司通过发行代币向外募资的一种方式,但不能以人民币和美元等法定货币直接购买,而只能用比特币、以太币等虚拟货币支付,用以获得项目中的某些功能使用权,或者项目盈利后的分红。这些代币在ICO后,又形成了一个能相互交易的二级市场,类似股市。

ICO本来是一种看似更“民主化”的投资方式,仅是“币圈”社区里一些爱好者用于资助那些无法获得VC投资的区块链项目,但在中国,却因为更多非专业者的投机者变得复杂起来。

36氪采访了产业链上下近二十个人士,带你看看这个被誉为下一代互联网的新事物,为何造成了“一夜40倍”的疯狂投机神话,又如何让“去中心化”变成了技术乌托邦。

从小众极客,到大众炒家

区块链创业企业“公信宝”的创始人黄敏强没有想到,他会目睹自己的企业成为ICO神话的一部分。

6月15日,当公信股正式上市的那个上午,黄敏强来到了办公室。这是公信宝的代币:GXB上市的第一天。他打开电脑,看到了公信股的开盘价:31元。

这是三个月前它 ICO 时发行价格的约 40 倍。

尽管平时都不怎么关注自己的公信股价格如何,但那一天,黄敏强觉得自己的生活“有些梦幻”,“不敢想象,真的是不敢想象”。

作为2012年开始混币圈的早期区块链创业者,黄敏强见证了这一概念由冷到热的全过程。黄敏强创业,是看到了金融征信中用户数据容易泄露和非法变卖的问题,而区块链技术去中心化、记录难以伪造两个特点正好能解决问题,因此辞掉工作与朋友们一起创业,但早期遭遇了诸多困难。

最麻烦的,是难以获得政府支持或风险投资。当时大家对区块链知之甚少——币圈的大多数人仍然把它当做是“实现比特币的基本技术”,而币圈之外的人,包括资深投资人,根本不知道区块链是什么。寻找一个合适的工程师也十分困难,黄敏强当时得出了一个结论:“中国能够独立负责一个区块链项目的人不超过20个。”

在第一个来自股东的100万行将用尽的时刻,黄敏强得到了来自“社区”的支持。今年3月,他在社区内做了一次ICO,获得了2451个比特币,这帮了公司一把。

黄敏强和许多区块链企业创始人都常常提到“社区”,包含了早期币圈、链圈、安全圈的诸多资深人士。社区人信仰区块链技术,相信它能够改造社会,是一群理想主义极客。相比于专业投资人,社区投入的比特币更代表着一种人与人之间的羁绊:他们愿意花时间去陪项目一起成长,同时也能够提供技术支持,帮助早期项目突破技术、协议、应用的种种障碍。

社区的存在也是一种约束。除了按约定发放代币以外,ICO 的发行者与购买者并没有法律上的责任与义务关系,但由于人员彼此相熟,因此要“爱惜羽毛”,否则就会“混不下去”。因此,黄敏强也在公信股中增加了分红的设定,用以回报币圈的支持者。

此时的ICO仍然处于早期阶段,无论是参与人群还是募集资金还远远不能与后期同日而语。然而,在接下来三个月的时间里,在最初不到10万人的核心社区的外部,又开始形成了新的以炒币和群落围绕的100万人的新的群体,早期的极客文化和群体意识在新的玩家手里在逐渐被稀释。

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他们在做什么,不是因为技术和应用 —— 区块链和数据保护太难理解——但对30到50倍的财富增长,人们了解得深入骨髓。

牛市与打新

“可以替我告诉他(薛蛮子),圈钱的时候,圈得好看一点,别割太急,把散户都给圈没了。”得知36氪采访了薛蛮子,散户投资者Alan这样说。

作为私募基金经理,Alan经常参加一些财经论坛,也涉足区块链概念的股票交易。在一个论坛上,他听到了小蚁负责人陶荣祺第一次说到了“ICO”。“这不是跟IPO类似吗?”Alan感觉这件事“可以赚钱”。

Alan买了小蚁的代币,平均下来,成本约七毛一个。过了两个月,小蚁